Add Your Text Here.

See posts by tags

See posts by categories

网文大盗灰产江湖:专偷未完结小说 5年掠走300多亿

  • by
  • 1 minute read
  • 8月 08, 2022

“‘笔趣阁’就是寄生在网络上的毒虫,吸附着我们的血肉!”网文大神“横扫天涯”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达出对盗版的愤怒和无助。他口中的“笔趣阁”,是盗版者的代表符号,困扰着1500万网文作家。

2021年,网文盗版损失规模达62亿元,保守估计约占市场规模的17.3%。这笔非法收入几乎碾压所有影视上市公司,超过76%A股公司2021年的营收。《庆余年》等大众熟知的IP损失也上亿。

年年上涨的盗版损失,削弱平台和作家收入,更让不少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作家就此离开行业。通过一个月的调查采访,在对话中国版权协会秘书长、知名高校学者、头部平台等后,记者深入“笔趣阁”内部,揭开网文大盗十年灰产生意。

难以撬动的利益链,引发网文江湖地震。5月26日,中国版权协会、20家网络作协、12个网文平台,唐家三少、猫腻等522名网文作家多方联手,共同发起反盗版倡议,这是网文行业20年余来首次声势浩大的抗击盗版行动。“网文行业凝聚版权保护共识,通过作家倡议、平台自治等手段,加速网文正版化进程。”中国版权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孙悦向记者表示。

“2014年我的作品被盗,我去找贴吧吧主,‘知道拦不住,但你可以稍微推迟一些吗?至少给我的读者一点读正版的机会’,吧主同意了。”名网文作家的“横扫天涯”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忆道。

猖獗,是以笔趣阁为代表的盗版者留给众多网文作家最深刻的印象。《2021年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与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近5年(2017~2021年),网文行业盗版损失累计高达311.4亿元。

多位知名网文作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直言,行业现状就是:但凡有点名气的作家,都经历过被盗版,从拓荒的小白再到“登顶封神”的网文大神,大家都对盗版深恶痛绝。网文作家“纯洁滴小龙”称自己所有的作品都被盗过,“被动的深度绑定”,已经麻木了。

“盗版直接摧毁了依靠付费谋生的网文作家创作的收入来源。”咪咕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著作权保护与开发委员会委员管平潮告诉记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全职写作,完全养不活自己。”

《报告》显示,59.6%的网文创作者认为,盗版会严重损害创作者和平台双方的经济利益,96.6%的创作者认为,盗版将会影响自己未来的创作动力。“会说话的肘子”和“纯洁滴小龙”向记者算了一笔账:防盗加强后,其新章节的订阅量都翻倍了,稿酬收入也翻倍。

孙悦告诉记者,网文盗版侵害中国数字文化产业的发展根基,“破坏原创内容生态,打击创作动力;同时纵容了低俗违规内容的传播,危害青少年健康成长,侵犯个人隐私。”

“‘笔趣阁’已经成了行业盗版者的代名词。”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在大型网文平台担任法务的郝拓,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回溯起了“笔趣阁”的过往。“诞生自2012年,其创始人因盗版网文实现财务自由后移居新加坡,就把‘笔趣阁’相关网站的开源代码以及如何建站向外公布。现在网上看到的都是‘笔趣阁’的徒子徒孙。”

尽管“笔趣阁”已被查封,但更多披着“笔趣阁”外衣的盗版平台依旧活跃于世,它们借着“笔趣阁”的名气,不用养活作家,也不用花推广的钱,就能获取大量用户。记者在搜索引擎里输入“笔趣阁”后,看到相关结果多达8710万个。

千千万万个同种性质的“笔趣阁”,正游走在灰色地带,依靠“搬运”小说章节就能年入62亿,着实令人震惊,记者遂展开对“笔趣阁”的调查。在与多个源头商家的交流中获悉,“笔趣阁”封不完、杀不尽的深层次原因,是进入门槛低,利益链完善。

“我们可以提供当下所有热门小说的内容,及网站搭建教程,只需 100元。”商家贝夏耐心介绍道。“不会装也没事儿,包安好300元,送自动采集(指小说更新的章节)。”

甚至连域名、网站LOGO、服务器等,在“贴心”商家这里,都可以轻松买到。贝夏主动提供了建站技巧,“域名短点好,价格从300~500元不等;服务器你去买海外的,不容易被屏蔽。”贝夏称,两个小时就能创建一个新“笔趣阁”,建好后,有了采集规则,小说就会自动更新。

有了“笔趣阁”的壳和内容,距离成功盈利只差广告。商家龚路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来广告联盟的链接,并指导:“注册账号、复制广告代码,在小说站后台复制,就完成了。”

记者注意到,盗版网文APP或网站中不乏“黄赌假”广告,甚至还涉及诈骗、冲返、游戏氪金等诱导行为。

“从建站到内容导入,再到广告联盟的接入,就形成了收益闭环。”郝拓表示,“笔趣阁”主要从广告联盟中获利,在他经手的平台刑案中,“年入几十万、几百万都有,资金流水做得好的可达千万。”

暴利之下,盗版者也会黑吃黑。“不同犯罪团伙运营的‘笔趣阁’会互相用技术监督、攻击对方。从同行处盗取盗版内容,并去除其广告,然后加入自己的广告。”郝拓指出,黑吃黑后,既获取了正版的流量,还获取了盗版的相关流量。

多个知名IP的收益,均受“笔趣阁”蚕食。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仅以开发成剧集的《庆余年》《赘婿》《雪中悍刀行》3个IP来估算,目前遭遇的盗版损失已超2亿元。“‘斗罗大陆’损失超5.1亿元。”

“行政投诉、民事诉讼和刑事追责是目前我们维权的三个行动。但很多网站服务器未在国内备案,甚至连运营人也在境外。”郝拓告诉记者。

阅文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阅文每年要进行上千万起的盗版投诉或上诉。“整个过程充满不可知性,保守估计有的案子要几年时间。”

“笔趣阁”走过十年,形成巨大灰色利益链的背后,离不开庞大消费缺口的支撑。《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盗版平台整体月度活跃用户量为4371万,占在线%,月度人均使用时长约10小时。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副所长郑璇玉认为,处于2.0时代的网文行业,背后赤裸裸的利益链是“笔趣阁”打不死的关键所在。但要斩断这条利益链不容易,因为“已经超越了领域,它是个综合治理的问题。”

“近年来,国家版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强,相关企业和平台不断完善保护机制,用户版权意识逐步觉醒,网文版权的环境正在逐渐变好。”孙悦向记者表示。

《报告》指出,2021年中文在线和阿里文学提起司法诉讼的案件均超过500例,平台在维权方面整体向更积极方向发展。2016年开始,阅文与作家等成立了“正版联盟”;掌阅科技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版权管理系统。

“在采取加强防盗措施后,作者的稿费成倍增长,最高的一本订阅涨幅达1000%。”副总裁、总编辑杨晨对记者表示。

在取得成绩的同时,孙悦也看到,目前盗版平台、搜索引擎和应用市场是压在网文行业身上的“三座大山”。但拔掉毒瘤,非一朝一夕。“完善版权行政保护体系;压实搜索引擎、应用市场等平台的主体责任、从源头切断盗版利益链;加大判赔和处罚力度;加强科技反盗版。”孙悦表示,作为中宣部主管的版权协会,“将积极把作家和行业的声音反映给相关部门,对相关法律法规的修订建言献策”。

(应受访者要求,郝拓为化名;此外,笔趣阁灰色产业链的源头商家贝夏、龚路均为化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