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Your Text Here.

See posts by tags

See posts by categories

东方智库丨巴雷特笑了但美国更乱了

  • by
  • 1 minute read
  • 8月 08, 2022

当地时间10月26日晚,美国参议院以52票对48票投票联邦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埃米·科尼·巴雷特出任美国最高法院官,随后不久,特朗普总统在白宫草坪上为巴雷特举办了隆重的宣誓就职仪式。

从电视画面看,巴雷特激动万分,眼含喜悦的泪水走向宣誓台,美国最高法院官托马斯主持宣誓,巴雷特在特朗普总统的见证下宣誓就职。巴雷特笑了,笑得灿烂动情。从她个人讲,巴雷特确实有理由兴奋不已,在她这个年龄段,以她的资历和学历,能出任终身任职的美国最高法院官,实在是莫大的荣幸与无上的荣耀。在共有9人组成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作为女性能出任官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况且巴雷特属于70后,而其他官至少也是60后。当然,如果不是特朗普总统的提携厚爱和力挺,巴雷特的美梦恐也难圆。

在被特朗普总统提名为联邦官后,尽管遇到人的种种非议和阻挠,但巴雷特还是一路顺利地登上了最高法院官的宝座。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在美国疫情恶化的严重关头,破例召开听证会,之后又迅速举行全体会议投票,通过了特朗普总统的提名。

虽然来自缅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苏珊·柯林斯倒戈,与人一起投票反对特朗普的这一提名,但这无济于事。而且苏珊本人也表示,她投反对票并不是反对巴雷特,而是不同意在美国即将大选的特殊时刻匆匆忙忙地任命一位最高法院官,这一提名和任命应该留待11月3日的大选之后。但苏珊仅有的一票,反使自己孤立于共和党的主流,这对她今后在党内的处境恐怕不无影响。

美国舆论注意到,在美国官的任命史上,参议院以一党多数票通过任命实属少见,一般而言,这种任命至少要得到跨党派的支持。但无论怎样,巴雷特的提名已按照法定规程通过了,人即便强烈反对也推翻不了这一任命。特朗普的又一次“战略决策和破例行动”成功了。美国最高法院从此变成了六名保守派法官和三名自由派法官的格局,这不仅对主张保守主义的共和党更为有利,也对特朗普的现实与未来特别有利。

由此看来,特朗普想要办成的事还是能办成的,也由此可见,在美国大选即将举行,政斗已经白热化和社会民意极度分裂的当下,共和党人依然团结一致,共同捍卫他们的“利益共同体”和“共同体利益”,且特朗普总统对共和党依然有很强的掌控力。人与特朗普苦苦争斗了将近四年,这次仍未能挡住特朗普的精明算计和果敢行动。

美国最高法院是美国最高级别的联邦法院,为美国“三权鼎立”中继总统、国会后的最为重要的一环。根据1789年《美国宪法第三条》的规定,最高法院对所有联邦法院、州法院和涉及联邦法律问题的诉讼案件具有最终上诉管辖权。在美国的法律制度中,最高法院还通常是包括美国《宪法》在内的联邦法律的最终解释者。不要说联邦法院,就是美国的地方法院和上诉法院,对政府乃至总统的决策和行政命令,也有否决权,如特朗普总统下令要关闭TickTok和微信等互联网应用,但其行政命令就法院被否决了,特朗普也只能干着急。

尽管美国最高法院名义上是独立的,联邦法院的官按照宪法规定也必须秉持独立公正的立场,但事实是否如此美国人心知肚明。由于最高法院的特殊地位,美国两党特别是历任总统,都会设法通过提名和任命最高法院官来影响乃至控制联邦法院,但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因为官一旦任命即为终身,除非自己辞职或病故、失能。奥巴马总统在其8年任期内仅有两次机会任命官,但特朗普执政不到四年已经任命了三名官,这些官在关键时刻和关键问题上的立场倾向不言而喻。

前联邦法院官金斯伯格9月18日因病去世后,特朗普便急于任命官,并在不到40天的时间内推动通过了巴雷特官的正式任命,毫无疑问是有重要原因的。今年的美国大选,空前激烈也空前复杂,各种分析认为11月3日的大选不排除出现争议,而且特朗普早就对此发出了预警,如果真的出现争议,无疑官司会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其裁决权也在最高法院,提前设法安插自己的心仪的官,将显然会对特朗普十分有利。

另外,美国最高法院已定于11月10日就是否废除美国《平价医疗法》将举行新诉讼听证会,该法是在前总统奥巴马的大力推动下于2010年通过的,俗称“奥巴马医保法”,它帮助数百万美国人获得了医疗保险,但两党对此颇有争议。在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之际,“奥巴马医保法”的存废尤为人们所关注。

这些年来,特别是特朗普执政以来,一直严厉抨击这部法律,认为“奥巴马医保法”让纳税人花钱太多,使政府对医疗控制过多。共和党人在2017年利用掌控的美国国会,废除了其中要求有支付能力者必须购买医疗保险的条款。共和党人和特朗普总统如今要求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将整部法律宣布为无效。但美国最高法院要作出颠覆性审议裁决,必须有绝对多数的官支持。巴雷特的加入,将使美国最高法院的势力天平更加倾斜于共和党和特朗普总统彻底推翻“奥巴马医保法”的主张。据报道,巴雷特上任后,其首项任务就是处理“奥巴马医保法”。

当然,巴雷特新官上任,资历还不够,也显然不会草率行事。美国最高法院的许多内部运作是基于法官的资历进行的,在法庭会议期间,官根据资历排座,首席官坐在法庭中央,官们则坐在候补席上。最资深的官坐在首席官的右侧,而资历最浅者则坐在离官最远的左侧。官们的年薪是相当丰厚的,据报道,截至2019年,美国首席官的月薪为270,700美元,其他官的月薪则为258,900美元。根据美国《宪法》第三条第一节还规定,禁止国会降低现任官的薪资。官们即使退休了,退休金也将不会低于退休时的薪资。

巴雷特笑了,但人怒了,美国社会舆论则更乱了。总统候选人拜登对特朗普总统在大选即将举行之际急于提名和任命官提出了严厉批评,指称其另有图谋。拜登认为,美国最高法院官的任命不应该是“政治足球”。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公开称共和党人掌控的美国参议院对巴雷特的任命表决属于“非法”,是“绝望党派的最后挣扎”。

但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说也没有用了。另外,美国联邦官毕竟是顶级官,在被正式任命之后,一般而言是不能再对其说三道四的,否则会面临法律风险。对此,美国人大多心里有数,因此即便是美国异常活跃的网络社交自媒体,在谈论美国新的官任命时,也大多有所顾忌。但收敛顾忌并不等于社会舆情平息了,不少社交媒体平台的言论改用其他方式,表达他们的愤怒与不满,并对即将到来的美国大选表示了深深的失望。

从目前美国的舆情反应看,少有人认为这场选举是自由的、公正的,甚至是安全的。很多舆论认为,这场耗费巨资的竞选大战,不过是党派之争而已,既不会实质性地改变美国,更不会给美国和美国普通民众带来真正的利益,因此很多选民对大选其实并不热心。美国在2016年的大选中耗费了65亿美元,今年因为疫情,竞选集会大大减少,但不少估计认为最终的花费也将十分惊人。

美国国会山报网站10月27日发表的一篇评论指出,离美国总统选举只剩几天了,可在最后几天里,人们却竟然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不要谈论政治,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乞求他们的朋友不要谈论政治呢?难道不是所有美国人现在都应该这样做,试图决定如何投票吗?好吧,事实证明,即使在即将举行的大选中,大多数美国人也对政治不那么关心。正如几天前我们的政治学同事的一篇精彩文章所指出的那样,美国真正的党派分歧不在共和党人和人之间,而是在关注政治的人,即所谓的‘政治迷’和其他人之间。事实上,他们的研究表明,大约85%的美国人很少关注政治,或者根本不关注政治”。这与不少外国人在纷纷议论美国大选反倒形成了鲜明对比。

评论指出,“传媒业在美国政治中通常被称为‘第四产业’,在竞选报道中起着重要作用。它的故事情节既受到政治精英的影响,也为这些政治精英设定了议程。然而,有时,它的故事情节也从大多数美国人的想法中被完全删除了。随着许多传统媒体的受众减少,尤其是被年轻一代逐渐淘汰,现在可能是时候彻底改变一般政治尤其是竞选活动的报道方式了”。

《》的评论文章称,美国人的思想在收缩,“收缩中包含着一种麻木”,人们“愤怒的疲劳开始出现”,竞选辩论中呈现的是“一个孤立的美国,对世界其它地区来说,它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总的来说,此次竞选辩论的“交锋是琐碎的、轻率的、可预见的”,在其中,可以看到 “美国社会的写照,在这个社会中,建设性的辩论几乎是不可能的”。

美国是现实的,也是复杂的。美国选民有权投票,但实际上不过是一种参与,却根本左右不了美国。

东方智库,由上海新型主流媒体集团——东方网于2018年创立,是定位于国际议题的媒体型智库。东方智库围绕国际热点时事,阐释来龙去脉,评析事件本质,打造“信得过、读得懂、用得上”的海派国际热点时评。东方智库专委会由原新华社副社长周锡生领衔,包括来自中联部、中央外办、中央党校、外交部、新华社、上海社科院、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东南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数十位专家学者和意见领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