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 Your Text Here.

See posts by tags

See posts by categories

大名鼎鼎的铁道游击队后来怎么样了?

  • by
  • 0 minutes read
  • 9月 09, 2022

众所周知,解放战争初期的山东军区第8师(也就是后来的华野3纵8师,第22军第65师),在华野成立前是山东野战军头等主力师,被广大指战员亲切地称为“陈军长袖中的小老虎”。实际上,山东8师的历史并不悠久。

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后,根据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八路军115师政委、代师长、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罗荣桓的命令,滨海、鲁中、胶东、渤海、鲁南这5个二级军区的部队开始编组成8个野战师(每师辖3个2500人以上的甲种团)和11个警备旅(每旅辖2个团)。按照罗荣桓当时的想法,野战师主要担任夺取日伪占据的大中城市及交通要点的野战任务,警备旅则主要负责地方上的对敌斗争。

第8师于1945年9月14日在峄县召开成立庆祝大会时,首任师长王麓水兼师政委,何以祥任副师长,刘春任师政治部主任。鲁南军区主力3团改称22团,主力5团改称23团,第3军分区的3个基干营则合编成24团。师部直辖1个特务营和1个骑兵连,全师共9000余人。该师员额充实,每团有2门迫击炮,每营有2挺重机枪,每连有4、5挺轻机枪和1、2具掷弹筒。

如此装备,在当时的山东8个野战师中,只能算中等水平。而论部队资历,则更是颇显稚嫩。鲁南8师下属3个团中,22团(即鲁南军区“老3团”)是1941年才组建的,23团前身是1940年由苏鲁支队改编而成的115师教导2旅5团。而24团的3个营都是由兖州、济宁的地方部队升编。

不过,若论战斗作风,山东8师所属部队自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很硬朗,技战术水平进步很快。“老3团”组建时,正值鲁南地区斗争最艰苦的阶段。1941年12月8日,日伪出动9000余兵力,对白彥地区实施“铁壁合围”。“老3团”为掩护115师直属机关和党校转移,以2个半连兵力坚守苏家崮,抗击27倍于己之敌发起的数十次冲锋。在弹尽粮绝后,战士们砸毁,一个个抱着冲上山顶的敌人跳下悬崖。此战毙敌300余人,而守崮的2个半连除30余人突围外,全部壮烈牺牲。

5团成立后,长期战斗在抱犊崮地区,这里是115师经晋冀鲁豫直达晋东南的交通枢纽,该团担负着护送干部安全跨越津浦路的重任,被日军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经日军反复“扫荡”后,根据地被敌压缩成“东西一条线,南北一枪穿”的狭小地带,5团以花生壳、榆树皮充饥,硬是挺了过来,通过局部反击终于恢复了根据地。

别看24团在鲁南8师下属3个团中资格最嫩,但“陈军长袖中的小老虎”这外号却是由他们挣来的。这一点知道的人很少,大名鼎鼎的铁道游击队就在这个团。1942年夏,由苏北回延安,1943年11月陈毅路过山东去延安,都由铁道游击队护送,安全通过封锁区。陈毅当时就高兴地说:“我到了延安一定要告诉毛主席,津浦路上有你们这只小老虎!”因此才有了“陈军长袖中的小老虎”这个外号。

鲁南,是山东军区的南大门。新成立的山东8师首要任务,是将峄县、枣庄、台儿庄、邹县、滕县这些仍掌握在日伪据点一一拔除。这些据点绝非炮楼可比,经8师当时的装备状况,攻坚颇有难度。不过,部队中有不少矿工,懂爆破技术,而且早在局部反攻时就已经在逐步探索、运用爆破战术,颇有些经验积累。枣庄虽仍掌握在日伪手中,但早已被我军渗透得千疮百孔,已建立起一条从矿上偷运黄色炸药出来的地下渠道。鲁南军区参谋处和兵工厂据此积极研发攻坚用的特大手雷,专门用于对付铁丝网、鹿砦和碉堡。

山东8师组建后的首仗,是攻打峄县县城。城里驻有伪县长石振九率领的伪警备队1700余人,拥有轻机枪20余挺,掷弹筒10余具。另有1个约180人的日军警备队驻守在县城南关和火车站两处。该敌将北门堵死,其他几处城门白天开放,夜间用沙包堆塞。该敌只在城墙上做了些简单工事,城墙外并没有设置副防御设施。

按理说,这股日伪兵力不多,工事不强,且在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陷入惶恐不安中,可谓兵无斗志,属于弱敌。但是,8师首任师长王麓水却并不轻敌,坚持将弱敌当强敌来打,在攻坚中锻炼部队战斗力。他让22团采取偷袭、爆破城门和架梯爬城相结合的战术主攻东门。23团负责夺取火车站,攻占南关,切断城内伪军与城外日军的联系。24团在峄县城北阻击枣庄方向可能来援之敌。

战前,两个主攻团的连、排级以上指挥员,以及突击连的所有战斗组长,都化妆成老百姓抵近察看地形,并通过群众收集守敌城内兵力分布情况。22团3营的爆破员趁着夜色摸到了城门口,将冲击路线和炸药放置地点都选好了。部队制作了11架爬城墙用的加长梯子。22团团长王吉文和团参谋长毕庆堂还亲自参加炸药包的捆扎和引爆试验。

攻打峄县的战斗于1945年9月11日21时打响。伪军堆在东门的沙包垛很快便被炸开一个缺口,22团仅用时10分钟就突入城中,3个营同时展开,对敌实施穿插分割:1营经大街向南发展,2营直取天主教堂,3营沿城墙杀向该城西南角。经3小时战斗解放县城,俘伪县长石振九以下1500余人,缴获轻机枪21挺,掷弹筒11具。驻守城外南关和火车站的日军据险顽抗,亦被23团消灭,仅有少数残敌趁乱逃脱。

9月12日一早,8师师长王麓水率指挥机构入城后,并不急于表彰部队,也不忙于张罗召开8师成立庆祝大会,而是率领各级主官和参谋人员到突破口和各个战斗现场总结经验教训,善总结才会有提高。8师首任主官的这个作风,对部队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这也是该师在攻坚战斗中进步神速的根源所在。

1945年10月,罗荣桓率山东军区机关大部、第1、第2、第3、第6、第7师,第5师一部、以及鲁中、滨海、胶东、渤海等军区主力各一部,共计6万多人奔赴东北。留在山东的只有8师、4师和5师一部。山东军区再次将地方部队升编为野战军主力,8师的主力地位由此更加突出。

10月13日,8师23团一举攻克了台儿庄以南、陇海路以北的宿羊山阵地,歼灭驻扎于此的伪军刘斐然部队,还缴获了一个完整的修械所。宿羊山围墙高约4.5米,围墙四角均修有碉堡。墙外有一条宽约5米的壕沟,东门处设有吊桥。23团10连采用连续爆破法,迅速将围墙和外壕炸垮,然后在全团火力的集中压制下打开突破口,一举歼灭该敌。

接下来,8师又奉命攻打邹县。该县东门由日军米仓中队驻守,西关外火力站驻扎着日军铁道警备队。吴化文伪军第10团团部率2个营驻西门里,1个营守西关。伪军巩振寰部分守北门和南门。无论是敌兵力还是工事坚固程度,邹县都明显超过峄县。王麓水决定将师特务营的2个连加强给22团担任主攻。24团1个营负责解决日军铁道警备队,2个营在邹县以北破坏铁路,准备打击可能由兖州南援之敌。23团在邹县以南,破坏界河南北铁路,打击可能由滕县北犯之敌。

吸取了峄县攻坚战中,城门口炸开的缺口不够宽大,影响了部队突进速度的教训,以及宿羊山攻坚连续爆破成功的经验,22团在战前准备时,每个连都准备了炸药包,都反复练习了如何在敌火网前送炸药包的技战术动作,并在实战中明显加大每个爆破点的炸药使用量。

由于准备充分,10月17日拂晓,22团1营在邹县东门实施连环爆炸成功。仅用25分钟,全营便突入城中。后续部队鱼贯而入,战至18日16时,全歼顽抗的吴化文伪军第10团,用炸药将日军米仓中队全部埋在废墟下。侥幸未死的9名日军被战士们从废墟下扒出来后,乖乖领受了帮“八路太君”给铁道警备队送劝降信的任务。这股日军尚在犹豫中,22团一炮将火车站信号楼顶上膏药旗轰成了碎片,吓得日军铁道警备队队长立即打出白旗,列队出来交枪。

此役,8师歼灭2500余名日伪军,缴获92步兵炮2门、平射炮、迫击炮4门,掷弹筒17具,轻重机枪40余挺。邹县附近十里铺、界河、下看铺等铁路据点的日军,共计360余人纷纷向8师投降。由此,山东我军截断了军北进的通道。

之后,8师又配合兄弟部队,于11月4日在津浦路界河车站南北地区,拦腰截击了吴化文的伪第3方面军,生俘伪第1军军长于怀安。又于11月11日,打击了猬集在临城附近的陈大庆第19集团军。在这场战斗中,8师出了个著名的英模陈金合。

临城西北不远处的柏山,是个重要制高点。往西能监视微山湖,往东能控制横贯南北的津浦铁路。柏山项上有座大庙,敌97军又在大庙西北角加修了一个坚固的三层大炮楼,互为犄角,分别由1个加强连驻守。8师23团于11月11日23时发动对柏山攻击,战至12日4时歼敌大部,只剩下敌副营长带几十名死后固守炮楼。

此时,临敌增援之敌已与我打援部队接触,团长令攻击部队10分钟解决战斗。2连机枪连班长陈金合抱着全营剩下的最后1枚快速手雷与敌炮楼同归于尽。为了纪念这位英雄,柏山改名为“金合山”,23团2连机枪班被命名为“金合班”。

此前,8师打击的都是日伪军,从柏山开始,作战对象变成了军,二者的防御战术有明显不同。官桥车站以南、铁路以东,坐落在平原上的孟家仓为例。这个拥有几百户人家的大庄原有围寨和碉楼,围寨外有壕沟。

敌新编第2师1个团入驻后,不但修筑了大量野战工事和子母堡、暗堡,还加修了大量的外壕、铁丝网、鹿砦等副防御设施。不过,这也难不倒已积累、总结了不少攻坚经验的8师。8师中攻坚经验最少的24团,于11月24日晚至25日城,冒雨使用连续爆破法,一举攻下这个据点,全歼守敌。

孟家仓是平原攻坚战,困难不小。而接下来的官桥火车站之战就更麻烦了。这不仅因为这个镇子里有不少钢筋水泥洋房,是守敌的天然堡垒。他们还将挖外壕挖出来的土筑成围墙,壕沟里加修暗堡。镇内巷口各种地堡、暗堡密布。还因为镇内居然有新编第2师、伪军申宪武部和300余日军这。

8师冒雨攻击时,虽然克服困难连续爆破成功,但在纵深战斗中却因地形地貌极为复杂,日伪顽三方夹击火力过于猛烈而承受了较大伤亡。关键时候,王麓水决定集中力量打击战斗意志不强的伪军和顽军,而对日军主要采取政治攻势。此举果然有效,成功瓦解日军后,失去了主心骨的顽军和伪军立即便垮了。此战,8师俘虏军师长以下2000余人,日军300余人,还缴获了2门山炮和1门机关炮。8师以此组建了第1个炮兵连。

接下来,8师兵指山东除省会济南外第二坚固的城市滕县。第19集团军副司令徐良率暂1旅和伪保2师共8000人,进驻滕县后在原有的高大城墙外,又修筑了纵深达1000米的地堡群,并在城墙与外壕之间,修了许多暗火力点。这一次,王麓水决定动用刚缴获的2门山炮,采取直接瞄准射击与连续爆破相结合的战术,砸开这个乌龟壳。

12月12日夜,8师对滕县外围阵地发起攻击。几个小时后,22团攻克东关,24团逼近北门。令人扼腕痛惜的是,13日下午,王麓水在22团前沿阵地抵近观察时,被敌军发觉。1发炮弹飞来,王师长不幸牺牲,22团团长王吉文负重伤。

战前折损大将,不但没能打击8师的士气,反而是最好的战斗动员令。指战员们高呼着“为师长报仇”的口号,像猛虎下山般扑向敌阵。成立不久的炮兵连将2门山炮推进到距滕县东门200米处实施直接瞄准射击,用17发炮弹轰掉了城墙上15个敌火力点。辅以连续爆破,突击班仅用5分钟就占领了东门。

后续部队不待浓厚的爆炸烟雾散去,就鱼贯冲入城中,机动灵活地穿插分割敌军阵地。经一夜激战,击毙了伪保2师师长赵毅轩。22团突击连仅以10余人伤亡的代价,俘敌1100余人。暂1旅旅长李华被迫投降。只有徐良率少数人逃脱。

“铁打的腾县”一夜之间被我攻克,极大震撼了方面。陈大庆的第19集团军即行收缩,他本人也蹲在徐州城内数月不敢动弹。12月15日,鲁南军区党政工作团接管滕县,8师开到滕县以西,在张云逸的主持下召开王麓水师长追悼大会,并对滕县攻坚战的经验教训进行总结。

在总结会上,大伙儿一致认为王师长生前制订的“火炮抵近射击与连续爆破相结合”、“爆破与火力掩护及突击相结合,一环扣一环”的战法很有效。而且指挥员要亲自到敌前沿搞清楚情况,才能下准决心。虽然此次滕县攻紧,8师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但今后仍要坚持这一做法,而且要更加注意前沿侦察过程中的隐蔽问题。

此外,如何捆炸药包,如何送炸药包,这些技术平时都要反复练习,而且力争做到人人皆会,关键时候个个都能顶上去。瞧瞧,有这样优秀的首任主官、如此作风传承、辅以不断总结提高,山东8师能成为“陈军长袖中的小老虎”,绝非侥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